Search

中国和联合国经社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共同举办减贫与南南合作高级别视频会议

中新社北京9月26日电 9月26日,中国和联合国经社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共同举办减贫与南南合作高级别视频会议。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主持会议并发表讲话。

王毅表示,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通过5周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影响,各国都面临抗疫情、稳经济、保民生的艰巨任务。发展中国家受疫情冲击更加剧烈,发达国家对国际发展合作投入明显降低,南北发展差距可能进一步拉大。在此重要时刻,中国和联合国共同举办减贫与南南合作高级别会议,重温精诚团结初心,共商发展合作大计,具有重要意义。发展中国家要加强团结合作,在追求发展的道路上继续携手前行。

阿根廷前卫生部长、流行病学家阿夫多·鲁宾斯坦表示,经历了200多天的社会隔离,阿根廷民众已经产生了厌烦和抵触情绪。尽管疫情初期两个月的隔离为阿根廷赢得了时间,但此后的隔离因民众迫切的复工需求或厌烦情绪而变得名存实亡。

许多民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理解和支持政府的防疫措施,但同时希望防疫措施更灵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研究生保拉·德西蒙说,阿根廷政府应该采取更加科学的抗疫手段,有些经济活动并不会导致疫情扩散,要求民众长时间不工作、不外出并不现实。

目前,尽管阿根廷新增确诊病例数居高不下,但新冠患者病亡率相对较低,患者以轻症居多,医疗体系仍可以维持正常运转。

王毅指出,今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战的决胜之年。中国将克服疫情挑战,完成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的全部脱贫,率先实现2030年议程消除绝对贫困的目标。中国始终坚持立己达人,以义为先,将自身发展同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紧密联系起来。中方在南南合作框架下提供了大量对外援助。中方将不折不扣落实习近平主席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和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的一系列重大举措,为全球抗疫合作以及全球减贫和发展事业作出新的贡献。

如果把母彗星的回归周期和狮子座流星雨的活跃程度联系起来,近十几年我们可能很难再观测到它的暴发了。但如果恰巧地球经过此前彗星回归留下的尘埃团中心区域时,狮子座流星雨的流量还是有可能出现小幅度增加。根据目前的预报,今年的极大将出现在北京时间11月17日19时,不会有明显的暴发出现,每小时的流量也就是10到20颗左右。对于我国的观测者来说,11月17日和18日两天的午夜至黎明时段都可以尝试观测。狮子座流星雨经常有一些小规模的极大出现,运气好的话也能看到不少火流星。

阿根廷传染病协会主席奥马尔·苏德表示,自今年3月发现首例确诊病例以来,阿根廷医护人员在短时间内迅速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同时该国还建立了方舱医院,并及时分配医疗资源到各省和相关医疗机构,目前阿医疗体系还未达到饱和状态。

阿根廷卫生部长冈萨雷斯·加西亚表示,根据目前各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如果一切顺利,预计明年3月阿根廷就可以实现疫苗的大规模接种。

第四,共同激发新时代南南合作的强大活力。南南合作是发展中国家联合自强的伟大实践。要继续秉持团结互助精神,依托77国集团、金砖国家等机制平台,推动南南合作为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提供新的助力。积极挖掘数字经济、5G等新领域合作潜力,在相互扶携中加速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应共商应对数据安全风险之策,共谋全球数字治理之道,希望中方提出的“全球数据安全倡议”能够为制定数字安全国际规则提供蓝本。要旗帜鲜明地支持多边主义,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世贸组织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制,捍卫发展中国家的正当权益和发展空间,进一步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

各方欢迎习近平主席在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系列高级别会议上宣布的重大举措倡议,认为这再次生动体现了中国对多边主义的承诺和对联合国和南南合作的长期支持,以及对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促进各国共同发展的贡献。各方关注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呼吁各国团结合作应对疫情,敦促发达国家履行承诺,加大力度帮助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支持联合国发挥领导作用,增强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各方欢迎“一带一路”倡议为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贡献。

为解决检测能力不足问题,阿根廷科研人员自主研发了新冠病毒检测试剂,这种试剂成本低、操作简单且能够快速得到检测结果,预计未来将大规模投入使用。与此同时,阿根廷还在疫苗领域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以期彻底终结这场疫情。

说到这里,大家对今年的狮子座流星雨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观赏流星雨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即便几分钟都没有等到一颗流星出现,漫天的繁星同样也会让你身心愉悦,忘掉很多烦恼。

严防严控之下,阿根廷经济发展基本停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阿根廷经济将萎缩11.8%。多重压力下,阿根廷为恢复经济不得已选择“带疫解封”。近日,首都的商场已在限制人流的情况下恢复营业,餐厅也可以在户外提供用餐服务,学校分批复课,商业航班、长途汽车和铁路系统也逐渐恢复运营。

第一,共同维护2030年议程的核心地位。发展是和平的基石,也是生存和尊严的前提。国际社会应秉持“发展优先”理念,将2030年议程置于更加重要的位置,全面、平衡、有力推进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项具体目标的落实。要支持联合国发挥统筹协调作用,推动构建更加平等均衡公平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不让任何人掉队。希望更多发展中国家成为“一带一路”合作伙伴,在互联互通中实现高质量发展。

(作者系北京天文馆副研究员)

第三,共同赢取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最终胜利。要坚持以民为本、生命至上,加强国际联防联控,加快疫苗研发、生产和分配,促进疫苗可及性和可担负性。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抗疫进程中发挥领导作用,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推动发达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更多紧急物资和人员支持,落实二十国集团“缓债倡议”。

“今年4月下旬以来,四川盆地大部降水持续偏少,盆地西北和盆地中部等地出现较重旱情。当时正值栽插关键期,春灌用水需求不断增大,局部地区出现等水插秧的情况。”四川省水利厅农村水利处相关负责人说,为避免明年春灌用水紧张,四川省水利厅提前一周下发了《关于抓好2020年汛末水利工程蓄水保水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准确把握降水时机,制定切实有效的蓄保水措施,为今冬明春生产生活用水备足水源。

截至目前,四川7811座水库接到加强汛末蓄水保水的通知开始蓄水,蓄水工程比以往提前了一周。

王毅强调,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永远是发展中国家的坚定一员,永远同广大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永远做发展中国家的可靠朋友和真诚伙伴。只要我们心手相连,团结奋进,发展中国家必将迎来全面脱贫的一天,南南合作必将在人类发展进程中写下更辉煌的篇章。

其实狮子座流星雨33年左右的暴发周期和母彗星55P/Tempel-Tuttle的回归周期有关。正是这颗彗星活动时抛出的物质为我们带来了壮观的流星雨。在母彗星上次回归的1998年,狮子座流星雨的极大流量曾达到了每小时400颗以上,也就是所谓的“流星暴雨”级别。随后的2001年,狮子座流星雨再次活跃,而且有很多明亮的火流星出现。

第二,共同实现消除极端贫困的首要目标。贫困是束缚人类自由与发展的牢笼,也是许多国家和地区矛盾冲突的根源。要以联合国成立“消除贫困联盟”为契机,推动国际社会聚焦减贫合作,确保发展资源向民生领域倾斜,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资金技术支持。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视和偏见,为妇女实现脱贫创造必要条件。加强减贫经验交流,携手用发展这把总钥匙打开消除贫困的大门。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施泰纳和乌兹别克斯坦、柬埔寨、埃及、圭亚那(77国集团轮值主席)、哈萨克斯坦(内陆发展中国家集团轮值主席)、老挝、缅甸、尼日尔、秘鲁、菲律宾、所罗门群岛、南非(非盟轮值主席)、乌干达(联合国南南合作高级别委员会轮值主席)等国副总理、外长或部长级官员与会并发言。与会各方高度评价中方倡议并主持召开此次会议,赞赏中国减贫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祝贺中方今年将实现全面脱贫目标。

顾名思义,狮子座流星雨的辐射点位于春夜星空的代表星座——狮子座天区内。每年11月中旬它迎来极大时,辐射点会在接近午夜时分升起,因此观测狮子座流星雨要等到后半夜才能开始。

会议发表了主席新闻稿。(完)

在通常年份,狮子座流星雨的流量都不算太大,即使是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小时你能看到的流星数也只有10颗左右。但历史上大约每隔33年,这个流星雨就会出现一定规模的暴发。据悉,1833年11月美国曾有每小时3.5万颗的观测记录。因此狮子座流星雨也被冠以“流星雨之王”的称号,“雄狮的怒吼”也是对曾经的暴发最贴切的描述。

疫情暴发之初,阿根廷采取了迅速严格的防疫政策,很快宣布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并实行全民强制性隔离措施,新增确诊病例数一度得到有效控制。但随着5月份南半球开始进入冬季以及一些行业陆续复工复产,阿根廷每日新增病例数开始攀升,目前每天新增病例数都在1万例以上。

观测流星雨时,远离光污染很重要。一方面我们要尽量避开城市的光污染;另外,如果没有月光的影响那就再好不过了。今年狮子座流星雨的一大观测利好就是没有月光的影响。11月17日和18日两天是农历十月初三、初四,日落后蛾眉月很快就会落下,不会干扰后半夜的观测。但还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国大部分地区11月中旬后半夜的气温很低,尤其是远离城镇的山区已经非常寒冷,观测流星雨一定要注意安全和保暖。

速度很快是狮子座流星雨群内流星的明显特点。流星体会以每秒70千米的速度进入大气层,我们看到的“视速度”也会很快,可谓转瞬即逝,相信会给观赏狮子座流星雨的朋友留下深刻的印象。

阿根廷交通部长马里奥·梅奥尼表示,考虑到许多地区疫情仍非常严重,公共交通系统的恢复会采取渐进方式。政府的目标不仅是实现公共交通的正常化,还要实现总体经济活动和物流运输的正常化。